当前位置: 主页 > 娱乐新闻 >

王德福:清北生任职街道办,屈才吗_国内频道_东方资讯

发布日期:2020-08-31 04:19   来源:未知   阅读:

最后需要补充的是,衡量基层治理水平,既要看是否高效,还要看成本是否尽可能低。

另外一方面,发达地区的基层治理现代化还表现为先进治理技术的广泛应用。比如大数据、人工智能、电子政务等等,有的地方进一步将依托现代终端设备和信息技术的网格管理体系延伸到农村。今年疫情期间,很多地方自主开发的“健康码”、体温上报小程序等,便是基层治理中运用先进技术的体现。先进技术确实在很多方面提升了政府治理效率,也对基层干部队伍素质提出了新要求。“技术排斥”已成为基层干部代际更替的重要推动因素。许多街道和村居社区甚至出现这样的分工:高学历年轻工作人员负责写材料、报数据等信息化办公任务;低学历老同志负责处理矛盾纠纷、做群众工作。

第一,基层治理仍然以应对专业化程度低的常规事务为主。基层治理主要解决的是群众生活中的小事,回应的是群众的基本需求。社会多元化带来的主要是个性化需求增多,但这些并非都要政府回应。大多数人的基本需求,是大体稳定的。

余杭的做法及其回应很有代表性。笔者所在研究团队在各地调研时,明显发现发达地区在推进基层治理现代化方面更自觉、更积极,创新措施更多,当然,投入成本也更多。一方面,建设高素质专业化的基层干部队伍,是基层治理现代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发达地区是产业与人才集聚区,社会结构更加多元,社会事务更加复杂。在基层治理中,街道和社区管理与服务对象的平均学历水平会比较高,诉求更加多样,以前靠讲情说理的群众工作“土办法”不管用了,自然对基层干部和工作人员的素质与能力提出了更高要求。

治理成本包括但不限于用人成本。给予基层干部和工作人员合理的薪酬待遇,是完善激励机制的必然要求。但也需辩证看待薪酬待遇问题。各地经济发展水平不同,当然不能“一刀切”。但政府用人毕竟不同于企业用工,需注意在地区差异和基本公平间尽可能保持平衡。在“孔雀东南飞”的人才流动市场规律下,过分宣传发达地区政府的高薪揽才,可能加剧中西部地区的“人才困境”。(作者是武汉大学中国乡村治理研究中心副教授)

第二,基层治理最主要的能力,仍然是群众工作能力。再先进的技术也要与群众对接,有利于组织群众,否则就只是“花架子”。若因为片面追求治理技术现代化,而将那些群众工作能力突出的基层干部排斥出去,就是在舍本逐末。群众工作能力需要在长期实践中锻炼出来,与初始学历关系不大。基层干部队伍选人用人不光要“进得来”“沉下去”,更要“留得住”“能成长”。

近日,杭州市余杭区一份招聘公示引发热议。公示中清一色的清北硕博研究生,其中有8人任职街道办事处。余杭官方很快做出回应,称此次招聘是“基于整个余杭的高速发展态势,特别是数字经济蓬勃发展、社会治理工作繁重”的需要。除了“清北招聘”,余杭区还曾专门面向海外世界百强高校硕研以上毕业生招聘政府高级雇员。